原生态牧业多名员工感染布病牛抽血化验却没问题

国内新闻 浏览(1189)

牧场工作人员感染了“布鲁氏菌病”的牛却没有问题

邵海鹏

从一开始就只目睹了,到自己也生病了,这种戏剧性的变化,让王大力深深感受到了命运的不确定性。

王大力负责原畜牧有限公司黑龙江某牧场的清理小组()。香港,以下简称“原畜牧业”)。原始畜牧业是一家香港上市公司。

经医院2013年3月确认,王大力感染了布鲁氏菌病(以下简称“布鲁氏菌病”)。这是畜牧业中的一种职业病,对人和动物都很常见。

王大力和其他患病员工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自2011年工人感染布鲁氏菌病以来,从事多种直接接触牧场奶牛的工作的工人感染了布鲁氏菌病,一些工人也在今年年初发现了这种疾病。

感染报告始于2011年

该牧场位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甘南县甘石屯,名为甘南瑞新达原始畜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新达”)。

根据《2014年原始畜牧业年报》,赣南欧美牧场的实际设计规模为12,000个,实际归档牧场数量为10,730个。

牧场原名黑龙江贺飞甘南欧美养殖有限公司,曾是贺飞乳业的控股子公司,并于2011年9月出售给瑞士信贷。

2011年10月,雷辛达被媒体曝光,许多工人感染了布鲁氏菌病。

随后,甘南县畜牧兽医局发布调查报告回应称,2010年12月至2011年3月,牧场主动分阶段对所有牛进行布鲁氏菌病免疫接种,11名工人“在接种布鲁氏菌病疫苗过程中没有严格遵守程序,由于员工防护措施不当,直接接触疫苗造成感染”。

然而,2013年1月,媒体报道该牧场有16名员工感染了布鲁氏菌病。

许多工作岗位上的许多人都生病了

在王大力被确诊前两个月,也就是2013年1月,周亮(化名)开始在瑞士信贷工作。

今年2月底,周亮被诊断患有布鲁氏菌病。

在来瑞金达工作之前,已经养牛养羊七八年的周亮自言自语道,“养牛养羊这么多年(没有生病),如果你来这里工作,就不可能得这种病。”

周亮回忆起今年第一轮布鲁氏菌病,说:“我感到腰腿疼痛。我不知道该把腿放在哪里。”后来,他发高烧。在家人的催促下,他去医院检查,并在齐齐哈尔疾控中心确诊。

周亮在小牛队工作。他说他在工作中已经和奶牛接触了8个小时。通常的工作是接生小牛。他怀疑布鲁氏菌病可能是由于“过多的羊水洒在身上”

然而,他也强调说:“这与身体健康有关。一些工人在工作七八年后没有生病。”

吴俊清(别名)在2014年1月感染了布鲁氏菌病。他在瑞士信贷集团工作,有时不得不进出牛棚进行清理。两年来,他“与牛接触较少”。他回忆说,有一次他去牛棚清理,牛一打了个喷嚏,还朝他脸上吐了口水。据估计,那是一头病牛,然后他变得“虚弱”。

吴俊清说在他之前和之后,他的团队中有七八个人患有布鲁氏菌病。

郑强(化名)在清洁车间做维修工人,王东明(化名)负责乳品大厅的设备维修,也得了布鲁氏菌病。

记者获得的职业病诊断证明显示,2011年10月,郑强齐齐哈尔市疾控中心虎红平板凝集试验(以下简称“虎红试验”)呈阳性,血清学试管凝集试验为1:100()。诊断结论为“职业性布鲁氏菌病(急性期)”。郑强说,因为他需要修理牛棚里的设备,他必须与奶牛保持密切接触。

王东明从2010年10月到2013年8月生病期间在牧场工作不到两年。他必须每天与工作中的奶牛直接接触。患病一年多后,王东明觉得身体状况很差,不能做任何工作。间歇性关节痛,尤其是在夜间,更为严重

王东明说,当时签署协议不是自愿的,但考虑到亲戚朋友在那里担任公职。“他们在政府的压力下出来为我工作,并签署了这份协议,以免影响他们。”他说,“钱根本不够治病。已经一年多了,已经花了15万元。”

在周亮之前,2011年1月,同样属于犊牛群体的沈毛良在齐齐哈尔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进行了布鲁氏菌病检查。虎红试验检测结果为阳性,试管凝集反应为1:200()。当时,职业病诊断说明书的结论是“职业性亚急性布鲁氏菌病”。自沈毛良2010年9月开始在瑞士信贷工作以来,这仅仅是4个月。

沈毛良告诉记者《第一财经日报》,当他第一次上班时,一位老员工提醒他公司有一个牛棚,专门用来隔离患布鲁氏菌病的牛,所以他应该尽量远离。但是因为母牛生了,他不得不处理小牛,这意味着他不可避免地要进入和离开后备母牛棚。

四年后,沈毛良说他仍然有布鲁氏菌病的各种症状。2014年11月,公司停止向他付款。12月,他的布鲁氏菌病复发。公司不再招待他了。

“我们这一带没有生病的奶牛”

王大力被认为是牧场的“老人”,他几乎是在牧场开始的时候来到这里工作的。他最初是清洁集团的基层员工,2011年1月成为该集团的董事,成为公司的中层干部。他说这个阶层的中产阶级的月薪是8000元。

布鲁氏菌病确诊后,王大力说公司要求他接受在职治疗,药费、交通费和检查费由公司承担。然而,他的情况没有改善。2014年5月,他从医院退了一个疗程,开始断断续续地工作,主要是在家里。到8月初,疗程结束,病人的情况有所改善,实验室检查的所有指标都有所下降。他认为改善的原因是“离开了传染源”

然而,公司领导要求他回去工作。王大力回答说,输液结束后必须返回,因为输液需要持续和不间断。因此,当他在输液治疗后重返工作岗位时,领导不被允许,并告诉他“回家接受治疗”。从那以后,他的工资也降到了集团员工的平均水平,每月浮动在2400元左右。

在生病之前,王大力还安慰生病的员工。现在他病了,工作受到影响,他透露了一些事情。

2011年10月,媒体报道瑞士信贷感染了患病的奶牛和员工。王大力说,2012年年中,省畜牧兽医局派出了一个工作组,对每个畜舍的奶牛进行血液检测。

王大力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当时公司有6000多头奶牛,并且已经饲养了3天。根据王大力的说法,当时所有的血液样本都被替换掉了,而且(检查人员)采集的所有血液都是非患病(健康)血液。王大力说他在交换血液的时候跟踪他。

健康的牛血从何而来?王大力说他是事先从奶牛身上取出来的。“我以前做过测试,知道哪头牛没有生病。我提前拔出来了。”

关于该牧场牛的检疫,上述甘南县畜牧兽医局的调查报告称,2010年9月,在国家常规要求的“两病”检疫期间,对2843头泌乳牛进行了采样,未发现异常情况。2011年10月,整个小组被隔离。检疫负责人的人数是7494人。检疫结果未发现异常。

因为布鲁氏菌病不能在人与人之间传播,所以本调查报告不能解释为什么没有参加疫苗接种的员工会感染布鲁氏菌病。此外,自当时调查以来,许多行业和专业的许多雇员被发现患有布鲁氏菌病。

这些员工患布鲁氏菌病的原因是什么?是否有生病的奶牛?记者想就这些问题采访瑞士信贷及其最初的畜牧业,但瑞士信贷办公室主任张淑春拒绝了。他还拒绝让记者进入牧师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