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医大旧案告破 南大碎尸案受害者姐姐称看到希望|南医大

国际新闻 浏览(1764)

原标题:在警方报道南达医科大学旧案被侦破后,南达肢解案受害者的姐姐说她看到了希望。资料来源:《南方都市报》。据央视新闻报道,28年前南大医科大学一名女学生被谋杀的案件最近被侦破。2月23日,南京警方逮捕了认罪的犯罪嫌疑人马某团伙。

新华社在其报道中详细披露了南京警方对该案件的侦破情况,称其得益于犯罪技术的突破。南一大学这起旧案的最新发展,也引起了多年前发生在南京的另一起“南大肢解案”的重新关注。

2月25日,南大肢解案受害者刁的妹妹在网上表示,她对南大医科大学受害者的家人表示慰问,并期待着妹妹谋杀案的早日侦破。南大分尸案,又称“1.19分尸案”,发生于1996年1月19日。受害者是刁艾青,当时是一名20岁的南大女生。凶手以极其残忍的方式犯罪。该案件受到了高度的社会关注,相关帖子经常出现在互联网上。

事件发生后,南京警方进行了大规模搜查,但至今没有发现凶手。据中国警察网等媒体报道,2016年1月,公安部刑事调查局表示,虽然已经过去了20年,但警方从未放弃对此案的调查。2020年2月26日,南大肢解案受害者的妹妹刁爱华接受了采访。

杜南:你什么时候知道南一案已经解决了?起初,许多网民误以为这是你姐姐的案子。

刁爱华:我在网上看到了这个报道,但是我没有告诉我的父母,因为我害怕提醒他们。许多人起初认为我姐姐的案子破了,但我没有误解。当南一大学事件得以解决时,我们向该女孩的家人表示慰问。多年来,我们完全理解失去家人和找到真正的罪魁祸首的无助和痛苦。这些天我又失眠了。

杜南:你父母现在怎么样?

刁爱华:不错,他们老了。我妈妈70岁,我爸爸74岁。平时,我不能和妈妈谈论我的妹妹。我几天都睡不着。直到今天(26日)下午,我才和父亲谈起了南一大学的情况,看到了一丝希望。但是如果你想去想,现实仍然是现实。

杜南:犯罪前后的情况如何?

刁爱华:我妹妹能上南京大学对我的家人来说是一个惊喜,但结果却是一场意外。事件发生后,我姐姐家里的东西都不见了。警察在他们的家乡姜堰(江苏省泰州市)带了三袋书和杂物进行调查。她在南大的宿舍也被腾空,她的尸体也不见了。

刁。

杜南:犯罪前你和你妹妹相处得如何?是那种什么也不说的吗?

刁爱华:不是这样的,因为我们有点老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那时,我已经工作了,她还在学校,我姐姐很安静。至于网上一些爱情的猜测,我知道我姐姐不是这样的人。我们有严格的家庭教育,她的性格比较机警,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此外,那个时代的人真的很简单。那时,当我们从农村到县城,特别是在省会城市学习时,我们非常胆怯,与社会各方面的现状大相径庭。

杜南:许多网民试图根据线索来分析这个案件。你看过吗?

刁爱华:我以前经常看,但是现在不怎么看了。因为似乎所有这些事情,还有一些不是事实,都是猜测。早在天涯论坛,我们都看过分析帖子,但我们没有说话。其他人也说了一些误解,但很少澄清。

杜南:这对你的家庭有什么影响?

刁爱华:我父亲总是拒绝面对现实。他认为我妹妹被绑架了。后来他不得不接受现实,整天独自坐着发呆。我妈妈每天都哭。直到几年后,我有了孩子并帮助照顾他们,他们才感觉好一点。那时候,回想起来我觉得不舒服。这真的不容易。

从那以后,我父母一直和我住在一起。有几英亩

刁爱华:20多年来,它就像一个梦。我姐姐的事现在是我家的禁忌。这件事发生后,我的家人经历了许多事情一件接一件。那时,我非常厌倦生活。后来,我觉得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不能整天这么沮丧。活着的人还得活着。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总是有自己的意义。我们会尽我们所能。几年后我才出来。我现在在台州开始自己的事业。

说实话,当时没有心理学家的概念。有很多事情我不能告诉别人,父母或孩子。经过这么多年的积累,我也很悲观。

杜南:这个案子还没有解决。你有什么计划吗?

刁爱华:我没有放弃。去年年底我也问过警方,但没有进展。我会告诉下一代我姐姐的情况。20多年过去了,我很快就要50岁了。谁知道明天是否会有事故?我想向我的孩子们提及这些事情。万一将来有人联系我,我不能说下一代对他们一无所知。

现在我父亲有股骨头坏死的问题。走路很不方便。我特别希望在我父母的有生之年,我能看到警察破了这个案子,这件事能得到解决,这样我姐姐的谋杀案就能得到安慰,她的尸骨也能被埋葬。

采访:杜南记者黄赤波

编辑:张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