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FF法务大主管起诉贾跃亭欺诈诱导、拒绝履行合同

国际新闻 浏览(1952)

贾月婷又打官司了!前FF首席法律官起诉贾跃亭欺诈引诱和拒绝履行合同

大律师指控贾跃亭和他的“小集团”欺诈引诱、非法解雇、拒绝履行合同义务和扣减遣散费。

作者:Spectral杜晨来源:Silicon Star

不久前,贾跃亭的中国债权人成功说服美国破产法院将贾跃亭的个人破产重组案从特拉华州转移到加州,离其真实资产所在地更近了一步。2020年1月3日,饱受诉讼困扰的贾跃亭又遭受了一次打击:原法拉第未来公司总顾问以虚报资产、虚假用工承诺、非法终止合同、克扣终止补偿金等诉讼理由,起诉了法拉第、母公司智力王、FF员工、邓。FF官员于2018年8月2日宣布,刘虹已经加入公司,担任全球首席执行官、全球执行副总裁和总法律顾问。

在加入FF之前,刘虹已经是一名在国际(尤其是中美)法律、金融和监管事务方面拥有丰富经验的法律人才,在顶级国际律师事务所Mayer Brown担任全球高级合伙人。

刘虹曾在DLJ和瑞士信贷等顶级机构中担任重要职位。他曾负责起草中国第一部证券法,并获得了《商业周刊》、《国家法律杂志》和达沃斯论坛等多个奖项。在提交给纽约南区法院的起诉书中,的律师指出,贾跃亭和他的小集团(贾跃亭的侄子)、邓(贾跃亭的参谋长)等人:1)谎报ff的资产,并承诺在就职后可以获得的财务回报,以诱使他从原来的职位加入FF。这一行为被怀疑违反了美国证券交易法。2)在收到刘虹关于不当行为的警告后,他威胁要开除他,并最终强行解除他的职务。他继续口头羞辱他,并威胁他的个人和财产。(三)拒绝履行劳动合同,不向刘红起支付应得的经济报酬的。这份起诉书非常详细,基本上恢复了2018/2019年FF最焦虑的阶段,大部分关键事件都发生在内部。

1

欺诈性入职培训

贾悦婷于2017年10月中旬向刘虹发出邀请,并于10月17日正式邀请刘虹加入FF。刘虹在一家顶级律师事务所担任重要职务。没有极其丰厚的经济回报,就不可能换工作。王家卫给刘虹看了一份股权文件,并向他承诺,如果他加入FF,他将获得其母公司Smart King约2%的股权。当时(恒大进入公司之前),股权价值约为4300万美元。那……贾跃亭等人在一次会议上告诉刘虹,恒大在智力王投资20亿美元,金额达到元。当时这笔交易尚未公开。他们还说,如果他加入法国法郎,他的股票价值将增加到“每1%=4500万美元”,或9000万美元。

刘虹在会上多次要求查看能证明投资存在的文件,但均被贾跃亭拒绝。事实上,这笔投资并没有发生。恒大承诺智能金的总投资只有11亿美元,会议仅收到约3亿美元。但当时,刘虹选择了相信贾跃亭。起诉书指出,刘虹“因为恒大的投资,所以当时就预期FF会成功。”贾跃亭还向刘虹承诺了300万美元的签约奖金、未来五年每年100万美元的工资以及其他福利。刘虹最终接受了这些承诺,与FF签署了一份合同,并从Mayfair辞职,放弃了公司的高薪和即将到来的退休福利。本合同的主要内容包括:

雇佣合同的有效期至少为五年;

300万美元的签约费,每年20%。如果合同提前终止,将一次性支付。

500万美元五年工资,如果合同提前终止,将一次性支付;

2000万股普通股将通过限制性股票或期权发行。如果合同提前终止,合同将自动生效。

此外,在刘虹签署该合同时,贾跃亭还与他签署了一份董事薪酬协议,宣布在发生首次公开募股等重大股权事件时,他将向刘虹支付相当于其在FF A轮融资中1%股权的现金。刘虹于2018年2月15日(比之前媒体报道的日期提前6个月)正式加入FF,担任全球首席执行官、全球总法律顾问和全球高级法律顾问,并获得了第一笔签约费、期权等。不久,他发现公司里有许多奇怪的东西。

刘虹

2

举报不当行为和反隔离

起诉书称,刘虹在就职后不久就从贾跃亭及其小组中发现了“非法、歧视性和不合理的行为”(非法、歧视性和令人发指的行为)。为此,刘虹多次建议贾跃亭及其同事停止此类行为:

贾跃亭“公然”宣称他喜欢与年轻员工共事,认为FF应该招募更多年轻员工,因为这符合初创企业的形象和环境,不欢迎年长员工;

2018年,许多员工在内部提出投诉。其中一份投诉指出,公司要求员工为贾跃亭招聘更多“漂亮”的女性。

有投诉称贾跃亭可能利用FF作为移民欺诈的“签证农场”,美国移民局已经对FF进行了现场取证。2018年8月,贾跃亭在未与法律部讨论的情况下,突然发布内部邮件,宣布大规模裁员。然而,刘虹发现,所有被解雇的员工都是外籍人士,而申请工作签证的中国员工则幸免于难。

贾悦婷和他的同事经常在工作场所欺负、威胁和骚扰其他员工。贾跃亭曾公开表示,任何人胆敢与自己意见相左,都将被驱逐和起诉。他还谴责联合创始人、产品战略高级副总裁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是公司的“白痴”。

截止2018年10月底,FF的大部分非中国籍高管和外部法律顾问计划采取行动调整管理结构来拯救公司,并为此私下联系了恒大集团。刘虹向贾跃亭建议,他应该及时让步,让其他人接替他的位置。起诉书提到贾跃亭当场暴跳如雷,公开辱骂和威胁刘虹,并当场解除其全球法律顾问的职务,剥夺了他的许多职能。贾跃亭集团的成员,包括其参谋长邓鹰巢等人,也辱骂刘虹。

这一事件直接导致许多FF非中国高管当场或随后不久辞职。这些高管包括:联合创始人兼高级副总裁尼克桑普森、高级副总裁兼产品和工程总监彼得萨瓦吉安、高级副总裁兼生产总监达格雷克霍恩、副总裁兼质量保证总监布奇律界英豪、副总裁兼技术总监杰夫里舍等。2019年1月23日,给贾跃亭发了一封非常激烈的电子邮件,希望贾跃亭不会因为他的建议而对他进行报复。尽管如此,贾跃亭及其集团仍然没有停止威胁和羞辱刘虹,并违反相关法律要求他执行相应的裁员命令。

2019年2月11日,刘虹结婚一周年纪念日的前四天,贾跃亭通知他,他已经被正式解雇,并宣称“即使他违反了合同,他也不在乎”。贾跃亭进一步表示,他和公司拥有“无限的财政资源”,如果刘虹胆敢质疑他们,他肯定会动用一切资源与他们开战。乐视美国副总裁叶青当场将刘虹送出公司,并表示如果他胆敢挑战贾跃亭,贾跃亭将利用媒体的力量摧毁他在全球的声誉。

贾悦婷不仅在公司羞辱了刘虹,还试图私下威胁刘虹及其家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起诉书显示,邓鹰巢曾联系刘虹在加州的房地产经纪人,强迫她允许FF的“打手”进入刘虹的住所。房地产经纪人拒绝了这一尝试。保安透露,贾跃亭的手下伪装成水管工,试图进入刘虹的住所。

刘虹指出,贾跃亭及其团伙的这种行为给他造成了身体伤害和心理困扰。

根据起诉书,贾跃亭拒绝履行合同规定的条款,并向刘虹支付了应得的经济回报。如上所述,合同规定,如果该职位在五年有效期内被终止,则向刘宏承诺的签约费和工资等经济权益必须一次性支付。然而,在刘虹提起诉讼之前,法国法郎仍未能向他支付剩余的240万美元签约费和剩余的400万美元工资,也未能及时、完整地满足刘虹的行权要求。贾跃亭在10月份提交了个人资产重组保护(详情请参见硅星之前的独家报道)。根据破产法对申请人的保护,刘虹不能继续对贾跃亭进行财务追偿。起诉书提到,被告对刘虹的利益造成了许多侵害,包括通过欺诈诱使他放弃原来的最高职位、高收入和丰厚的福利。因为刘虹离开了他以前的律师事务所,他所有的客户关系都转移到了他的同事身上,没有一家律师事务所愿意给他一份称职的工作。原告律师指出,被告可能犯有以下罪行:

违反合同)

对期权做出虚假承诺。违反相关法律,如证券交易法

欺诈性引诱)

违反战争法案的不合理终止行为

故意造成精神痛苦(女性)

过失性错误陈述)

现在,刘虹请求法院进行陪审团审判。索赔包括支付剩余的签约费和工资,履行行使要求,并要求法院对上述罪行作出裁决。此前,四星人在特拉华州法院报道了贾跃亭和他的债权人之间的激烈斗争。美国破产法院监督人(美国受托人)发现贾跃亭及其团伙成员犯有严重的资产隐匿和关联交易行为,试图在破产案件中隐匿其资产,侵犯债权人利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