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疫期日记:大名行一路随笔

国际新闻 浏览(1950)

疫情日记|大名,随笔

来源: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后,基金会同仁围绕疫情,从不同角度支持国家防疫工作,充分发挥自身优势。

他们中的一些人开始研究疫情,并为中央决策提供建议;一些组织积极与贫困农村地区联系,了解疫情情况和基金会幼儿发展项目对统计材料的需求。有的与中外企业联系,获取捐赠和采购防疫物资的渠道;有些人接管了材料接收、统计、分发等着陆工作。还有一些人,即使他们在疫区,仍然不忘努力支持农村的防疫工作……

《疫情日记》是基金会同事在抗击新皇冠病毒疫情过程中的故事。

解说员:高国庆

高国庆,基金会办公室主任,1977年入伍,1983年毕业于空军气象研究所,2003年退役,2006年正式加入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至今一直担任办公室主任。他担任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会议组组长已有16年,并经常到偏远和贫困地区参与基金会反贫困和儿童发展项目的社会研究。

新发肺炎的突然爆发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当时,各地的疫情防护用品,尤其是口罩,经常告罄。

在此关键时刻,2月11日,基金会收到美国历史地带投资咨询(亚洲)有限公司总裁董颖女士及其全体员工捐赠的1万副N95医用口罩。基金会决定尽快将这1万个口罩转移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指定的河北省大名县人民医院进行救助。

鉴于当时的情况,网上有报道称一些地区封锁道路,征用防疫用品,领导决定派专车护送。

我当然去了那里。

开始时,有一个“糟糕”的情况。

12日7: 00,我和我的同事范,还有中国汽车工业股份有限公司考斯特的司机王师傅,7: 20迅速装车离开基地,力争早出早归。

然而,旅途并不顺利。

根据导航,我们必须先走一段京台高速公路,进入河北后再去大广高速。但是随着黎明的到来,我清楚地感觉到太阳总是无法振作精神,雾也很大。

老司机都知道北京的地势西北高东南低。从东到南离开北京时,早晨很容易有雾。最后,司机和师傅赶到京台高速公路,跑到河北省万庄服务区。河北警方用小喇叭喊道:“由于大雾,河北省所有高速公路都关闭了!”

无奈之下,我不得不掉头再次进入北京,向西走,最后到达庞格庄附近的106国道。

上了高速,又下来了

由于国家还没有大面积恢复生产,国道上的车辆不多,但是有许多十字路口,更多的限速和更多的红绿灯进出村镇。

在北京绕着国道跑了一段时间后,他终于在余进入了河北省。路边立着几个上面有二维码的大标志。“后门廊登记”意味着每个回到廊坊市的人都必须用手机扫描密码并登记。

Queue Registration Site

内容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返回日期、在廊坊的居住地址、停留天数等。

许多司机问:“我们经过廊坊,停不下来。我们还在注册吗?这张表上没有登记的地方。”

工作人员耐心地说:“你也必须去那里。没有登记清楚你不能通过!”

结果,所有的车辆排成几行,一个接一个地扫描代码和登记,穿着连体防护服的工作人员负责一个接一个地测量体温。如果有的话

我没走多远就到了文安县。这是另一个检查站。不用说,这里是文安县。由于高速公路的关闭,国道上的汽车数量逐渐增加,等待检查的车队也有些长。

对我们来说,找出检查站为什么慢是不容易的。

在前三个检查站,考生用手机扫描密码并填写信息,然后去工作人员那里核实和批准。这里有两个工作人员,其中一个挡住了一辆公共汽车,用他的手机把它装满。

戴着全套防护装备,透过防护镜,你可以看到一张闷红的脸,戴着手套,一边问一边纠正错误。年轻人说:“对不起,过了很久,我的手滑了。”

我们花了40分钟穿过这个关卡,最后到达了文安。

驶向高速公路

这时,太阳终于出现了,窗外的雾也减少了。在高德地图上,我看到河北的公路终于开通了。

所以,我们选择了离大广高速最近的一条路,向高速公路走去。

前面还有一个检查站。这是熊县和文安县的边界。它也是保定市和廊坊市的边界。应该是保定或熊县的。

汽车经过雄县收费站

几名身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警察和保安挡在车前。除了测量体温,他们还要求下车填写表格。保安给汽车拍了一张照片。一名警察把头探了进去,看了看车后问道。

“你在拉什么?”

我交出了昨天打开的通行证。警察仔细检查了它。报道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已向大名人民医院运送医疗用品,以抗击新的皇冠肺炎。它涵盖了办公厅的大篇章。(编者按: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下属单位)

在国务院成立之初,他可能看不到多少红印章。

“你是医生吗?”他问道。

我看着他的眼睛,从他手里拿回了通行证。

"来吧。"警察挥了挥手。

高国庆展示通行证

在雄县东出入口,我们终于上了大广高速公路,往南走,屏息了半天,感觉好多了。

沿着106国道一路前行,经过北京大兴县、河北固安县、霸州县和文安县。过去,公路两侧的所有汽车修理店、百货商店、当地特产商店和各种餐馆特产小吃店都关闭了。除了各种有标签的员工,几乎没有闲人。

通往社区和村庄的主要道路交叉口都有警卫,戴着面具,成群结队地看着分散的行人和过往车辆。

保持土壤是我的职责。从上到下,这次真的很紧急。

大广高速公路上的车很少,几乎没有车,也没有追踪者。在高阳的西部表演服务区,除厕所和开水外,其余区域均关闭。

幸运的是,我们已经准备好从基金会带来方便面、榨菜和热水。

所以每个人都做了一桶方便面,吃了面包和榨菜,似乎又找回了一些旧日的感觉。

在车里吃方便面是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吃了。改革开放后,方便面走进了人们的生活,为经常出差解决吃饭问题的人们提供了极大的便利。真的很方便。尤其是大厨康焖牛肉面,红透长城内外,烧遍大江南北。

我自己带了开水做方便面。我做了最困难的心理准备。我带了两暖瓶热水。我带了很多管各种方便面,足够三个人吃三天三夜。

基金会办公室的“库存食品”。

这时,我注意到司机摘下的面罩,觉得颜色有问题。

老师问并回答道:“这些天我在哪里能找到面具?我想买它们。超市里的药店都不见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它存放在家里。我洗了四次。这绝对没用。这只是一种装饰。”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普通人真的很难对付。

“大名人民医院!”我有充分的理由回答。

大明县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指定的援助县。村里有副主任和第一书记。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为大明县的山村幼儿园和健康扶贫项目制定了质量改进计划。去年,我们还向县里捐赠了一辆专门用于村里老人的体检车。

2月10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委书记马建堂到基金会视察防疫工作时对我们说,越是困难,越要想到自己的名字。

马建堂书记视察基金会防疫工作

出发前,我们已经联系了吴副理事长、人民医院院长许渊昌。现在,沿着精心规划的环路,汽车终于进入了大明县人民医院。

许院长与县卫生局领导在医院大楼前等了很久,签订了捐赠协议,可以一次卸下、运送、拍照。

这时,老领导陆秘书长发来微信:天气一转就回来。

天气预报说这两天会有大风和大雪。和大名同志告别后,我们立即出发返回。

6点,我们开车离开大明县。

血淋淋的夕阳渐渐消失在黑暗中。黑暗的田野里升起了一片片雾。窗外风呼呼地刮着。我不得不压低声音和司机师傅聊天,以免他打瞌睡。

说实话,司机和主人最累,几乎没有休息。手机里不时会有语音导航提示:限速120公里,你的速度是119公里。

在茫茫夜色中,整个华北平原似乎像汽车一样奔跑。

终于来到了北京。最后一次检查,身份证,体温.

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见玉泉营,打了个盹,然后睁开眼睛,是西直门。

半夜11: 30,我终于安全回到了基金会。